A+ A-

外面走廊,迷茫又疑惑的江辰坐了半个小时后,又被叫进了那个房间。

这回进来后,房间又进来了个身材健壮的青年。

“怎么是你?不是周主管过来吗?”张玫芯脸色不是很好的看着那个健壮青年,问道。

对于这个苍蝇的追求,她可是厌烦到恶心,可是又不能表面发作。

健壮青年脸上带着毫不掩饰的骄傲,说道:“周主管临时有事,就只能我来了,这个事情你叫我不就行了,要知道我可是英俄法三个硕士学位,考核这个事情完全没问题”

张玫芯不在理会健壮青年,看向江辰:“你好,我叫张玫芯,是外交部的主管”

进来后,张玫芯伸出了她的玉手。

这个女人的声音很好听,但脸上那股冰霜之气却消之不去,所谓冰山美人,说的就是这种。

“你好,我叫江辰”

张玫芯与江辰握手后介绍道:“这位是马建峰,是鹏程公司的二公子”

江辰愣了下,随即醒悟了过来心里咯噔了一下。

外交部主管。

又来了个别人公司的三语言硕士?要考核?

即使再蠢,也想到什么情况了。

自己这可是来聘保洁工人的,搞了半天,表错情了。

张玫芯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江辰,问道:“这份个试卷我看了,全部正确,你真的精通四种语言?”

江辰挠了挠头,说道:“我是来应聘保洁的,你们可能搞错了”

“保洁”

两人对视一眼,这家伙什么情况?如果那份试卷没有作弊的话,这个人可以说是各个做贸易公司争抢的人才,怎么来应聘保洁?

张玫芯脸色瞬间愣了下来,盯着江辰,用英语说:“江先生,我希望你不要开玩笑,职场是神圣的地方”

江辰皱起了眉头,他真的听得懂,怎么办?要不要应?

半响之后,只见江辰摇摇头,道:“张主管,我没开玩笑,我真的只是来应聘保洁的,可能是我走错了地方了,我姓江名辰,星辰的辰”

马建峰脸色有些古怪,拿起了旁边的简历看了起来。

“玫芯,你们好像还真的搞错了”

“我……”张玫芯看着简历欲言又止。

可是,那份试卷的确是她盯着眼前这个瘦不拉几的人填的,不会有错。

而且,刚才自己用英语询问他,他虽然用中文回答,但偏差不了话题,说明他真的会。

不过,这脸丢的,让她的一张俏脸放佛盖上了一层寒霜。

“说,你是不是别人公司派来的间谍?”

张玫芯越想越气,怒问。

被耍了,这家伙竟然害她搞出这么个乌龙,要知道鹏程公司是她们公司的合作公司,这脸丢大了。

江辰赶紧摆手,说道:“呃……我不是,别误会,我就是来应聘个保洁的”

“好,这俄法德三语你怎么写的,为何我盯着你,还能作弊?”

张玫芯眼睛快喷出火来,质问。

江辰无奈,耸耸肩说道:“怎么作弊你不要管了,总之我只是来应聘个保洁而已,不是来做翻译的,保洁不需要会外语的吧?”

张玫芯故意这样问的,没想到得到了这么一个不神不鬼的答案,差点被呛的吐血。

还真的是作弊的?不,她信心,在她的眼皮子底下,江辰根本没有作弊的痕迹。

可是这瘦不拉几的家伙为什么明明精通那么多种语言,却来应聘做清洁工?

要知道精通和会区别大着呢,精通是会说会写,会,大部分只会说不会写。

而那些试卷上的试题,精通都不一定完全正确回答上,公司正在往贸易转型,很需要这样的人才。

难道,真的是商业间谍?也不可能吧,商业间谍做保洁,能有什么收获?

江辰看眼前这个冰山美女眉头拧在了一起,又直勾勾的看着他,不免心里有些发毛,开口问道:

“那个,张主管,能安排我去做保洁吗?你们真的搞错了”

张玫芯气不打一出来,不过为了公司着想,暂且排除他是商业间谍的想法后,最后说道:

“保洁不需要你做,等下我再给张答卷你,通过后,总经理同意签字,来外交部,试用期月薪低资万3,五险一金,年终有奖,怎么样?”

江辰面无表情,思索了会,摇头,说道:“我只会做保洁,翻译我不会”

“你……”张玫芯这回真的快炸了,一时间被怼的喘不过气来。

原本以为真的来了个人才,让合作公司的人来测试,没想到搞了乌龙。

搞乌龙也就算了,诚心招他,还被拒绝。

这家伙一身便宜货,应聘不像应聘的样子。

“玫芯,别生气,这家伙肯定是骗子,那考题,肯定是作弊的,让我来吧”

马建峰这时看着江辰,心里冷笑,问道:“小子,来这里捣乱?”

随后不等江辰回答,他又道:“我是美坚国福斯三硕士学位,倘若你能通过的考核,才能算通过”

说完这话马建峰有些得意的看了眼张玫芯,想卖弄卖弄着他的学识。

在他的眼里,这家伙无非就是想癞蛤蟆吃天鹅肉,想用这种傻子手段来博取美人的注意。

不过这也好,有他发挥的空间了。

另马建峰没想到的是,江辰软硬不吃,来了句:“不考,马公子,我只是应聘保洁的,不用你考核”

这家伙有毛病,一进来到现在就在重复着他的三硕士学位,烦不烦?

一时间房里的气氛有些尴尬。

一个铁了心来应聘保洁。

一个求才心切,好不容易有了希望,却是个只想做保洁的咸鱼。

一个则是想来卖弄学识,结果发现根本卖不了,不给他机会。

“回去等通知”

张玫芯最后来了一句,整个人娇躯有些颤动,脾气正在爆发的临界点。

这要是她的部下,早就劈头盖脸骂的冒烟了,哪来那么多废话?

整个公司谁不知道她这个冰美人的脾气?

江辰还想着力争个保洁工作来着,结果看到这个主管快要爆发的脸,把话收了回来,灰溜溜的朝外面走去。

不是他不想做,而是他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会,怕给江晴晴搞些麻烦出来,毕竟之前一直跟外文没接触的。

“玫芯啊”

“马公子这次谢谢你了,就不送你了”张玫芯打断了马建峰的话,朝外面走去。

马建峰脸色铁青,白忙活一场,要知道一听说这边需要一个外语资深人员帮助张玫芯考核。

他可是连朋友的皇后宫的行程都取消了,那个地方是男人的天堂。

没想到来这里吃了瘪,一想到江辰那个样子,他不禁想打人。

……

总经理办公室。

江晴晴挽起头发,批阅着一张一张合同。

正午,太阳映射的光谱挪动照射在了她白皙无暇的手臂上。

“呼……”

江晴晴伸了个懒腰,眼里虽然带着些疲惫,但心里干劲十足。

有了花期集团的一亿的贷款,她跟自信能把公司从边缘处拉回来。

看了眼旁边的手机,11:30分。

“奇怪,江辰那家伙不是说今天来公司?怎么还不给我来电话”

咚咚咚!

就在江晴晴喃喃自语的时候,大门被敲响。

“进来吧”

一个身穿米白色职业裙的女人走了进来。

两个女人都很美,让这办公室增添了几分色彩。

“玫芯,坐吧,怎么了?好像不太开心?”江晴晴看着张玫芯冰冷的脸,问道。

“江总,今天其它部分的招聘都还算顺利,只有我的外交部还是没有进展”张玫芯叹息一声,声音里带着浓浓的疲惫感。

“嗯”江晴晴皱起了眉头,说道:“看样子的确是有人针对我们转型贸易做了手脚,人才市场那边也没信息”

“不过……今天有个人我想招进来,不过……”

“不过什么?”

“如果他考试的时候没作弊,那么那个人应该是精通四种英俄德法四语”

听到后面,江晴晴眼前一亮,追问道:“那很好啊,这种人才送上门来,对于我们打开国外贸易市场可以省下很多成本”

张玫芯脸色有些古怪,解释道:“可是那个人是搞错了应聘的科目,跟另一个人同名,他是来应聘保洁的”

听到这话,江晴晴脸色也跟着古怪了起来,来应聘保洁的?

“他的简历呢?让我看看”

张玫芯把一张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简历递给了她,随后说了今早发生的事情。

张玫芯没注意的就是,江晴晴看着简历的表情越来越精彩。

  1. 上一章
  2. 目录
  3.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