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+ A-

俞烯听着盛以北的话,双眸带着几分讥讽,语气冷笑:“我沦落到这地步,不是你想要的吗?”

想要将她逼上绝路。

让她退无可退。

盛以北忆起刚才他进来时,俞烯下意识的叫的“绍寒哥”,眸子渐冷:“你喜欢上江绍寒?”

“是啊,很喜欢。”俞烯努力挣脱开盛以北的桎梏,手撑着墙,一手护着自己的小腹,才勉强站稳。

她抬起头,清澈的眼眸满是恨意:“盛以北,你就不能放过我吗?”

她已经失去了家,失去了一切。

为什么盛以北还是不愿意放过她?

一而再再而三的把她逼上绝路。

先是挪用公款的罪名,又再是现在这个故意杀人罪。

他是有多恨她,才想着步步为营,将她逼上绝路!

“放过你?”盛以北冷笑一声,无名的愤怒充斥他的胸腔,“放过你,让你和江绍寒在一起吗?”

“你——”俞烯下意识要否认,脱口而出江绍寒的身份。

可想到素未谋面的外公和江绍寒倾尽江家全力只为了救她,她又怎么能让自己唯一的亲人再深陷逆境。

俞烯的沉默,点燃盛以北胸腔怒火。

在她心里,江绍寒就那么重要,重要到他们十年情分都比不上?

只是因为江绍寒救她出逆境?

盛以北眸子半眯,“俞烯,你想要的,我绝不可能如你所愿。”

俞烯咬唇:“为什么?”

她想问盛以北,你已经有了许楠柠相伴,为何还是不愿意放过他。

盛以北居高临下俯瞰俞烯,看着她失去血色的小脸,唇瓣微启,“因为谁让你是俞天地的女儿呢?”

俞天地害死他的父母,踏着他父母的骨灰,一步步登顶巅峰。

俞烯身为他的女儿,凭什么逍遥自在!

“…仅仅是因为我是俞家的人嘛……”俞烯小脸抬起,倔强的反问:“不是更因为,你恨我吗?”

“我恨你?”看着俞烯越发惨白的脸色,转念一想,似乎他是很恨俞烯。

盛以北猛地斩钉截铁道:“是,我恨你,很恨。”

“……”

俞烯未语,扬起头,努力不让眼泪落下。

她是该知道的,却没有想到,得到答案的瞬间,还是很难受。

“这次,只怕是江绍寒,都帮不了你了!”

盛以北的话犹如一把利剑,一字一句插在俞烯的身上,说完,他倨傲的起身离开。

俞烯看着盛以北离开的背影,脸上一片惨白。

————

当江绍寒到家门口时,看到停着的熟悉的宾利时以及门口处站着一排人,眸光一沉,本来以为这次可以把俞烯带到江老爷子的面前的,可是……

刚刚,他去监狱里搜集证据,同时帮俞烯申请取保候审,去到警察局却被告知她已经被盛以北带走了,还是去迟了一步。

眸子里闪过一抹不耐烦的情绪,然后下了车,进了家。

刚进入客厅,便看到江老爷子负手而立,头发全部梳到后面,带着一副眼镜,一身唐装,整个人精神矍铄,站在客厅中间看着墙壁上挂着的一副油画。

“寒少爷。”佣人叫着江绍寒。

江老爷子闻声,转过身来,脸上还带着慈祥的笑容,温和的说道:“来,俞烯,外公的乖外孙女,快让……”

当只看到江绍寒一个人时,笑容凝固在脸上,余下的话便没有意义了。

“爷爷,我回来了。”江绍寒说道。

江老爷子偏了偏头,往他的后面看去,仍然没有看到日思夜想的外孙女,眼底里一片失望,原本还慈祥的脸上顿时一片怒意,怒声道:“俞烯呢?不是说好和你一起回来见我的吗?”

“俞烯被以故意伤人罪,被抓起来了。”江绍寒垂着眸,语气平静。

“故意伤人罪?荒唐!”江老爷子也是一直关注俞烯的案件的,在极快的时间反应过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。“那你也不能再让她进那个鬼地方啊!人都带不回来,简直就是废物一个!”

他气的胸口剧烈的起伏着,看着江绍寒那副平静的模样愈发不顺眼,他对他女儿愧疚太多了,现在,人没了,他后悔了。

如今,他只有把对女儿的愧疚,补偿在唯一的外孙女上了。

“爷爷,我——去晚了一步。她被盛以北给带走了。”江绍寒低着头,语气仍然平静。

只有他自己知道,此时有多么愤怒!

谁人听到江绍寒三个字不夸赞他,然而却因为俞烯的事到了江老爷子这里,他却成为废物。

“带走了?就让你做这么一点小事你都做不好!你有什么用?”江老爷子毫不客气的怒斥着。

见他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,心里的气就不打一处来。他本来是来见俞烯的,现在人都没有见到,那待在这里,也没有意义了。

他看着江绍寒没好气的说道:“绍寒,你要记住,如果俞烯有什么三长两短,你将什么都得不到。你最好是赶紧给我把俞烯救出来!”

说完,便气冲冲的离开,门也被“砰”的一声,狠狠的带上。

宽敞的客厅里,就只有江绍寒站在那儿,神情难测,整个客厅安静的只听得见挂钟“滴答滴答”的声音。

静谧了短短几秒钟,他快步走到茶几旁,双手一扫,茶几上的东西全部被扫落在地上。

地面上满是碎片,一片狼藉。

随后,他颓然的坐在沙发上,别人眼中的天之骄子,此时此刻狼狈至极。

“绍寒哥……”

脑海里浮现着俞烯的音容,清澈的眸子,倔强的脸庞,一瞬间,心底再次柔软起来。

病房里。

何娇安静的躺在病床上,像是熟睡了一般。  

“该醒了。”一个身子婀娜的护士端着盘子露出一个算计的笑容,满是得意。

一直昏迷不醒危在旦夕的何娇,在这个时候忽然睁开了眼睛。

“许小姐!”

许楠柠见她醒了过来,便将盘子放在桌子上,好整以暇的坐了下来,眼里满是赞赏:“你做的很不错。”

“那——许小姐,钱什么时候打给我?”何娇略带迟疑的问道。

“誒,还不急。”许楠柠低着头,看着自己新做的指甲,牛油果绿色看起来温柔似水,“要想让俞烯那个贱人彻底翻不了身,我们做的,远远不够。”

眼神森冷,像是淬了毒的利剑。

“许小姐的意思是?”何娇不解的问道。

许楠柠从桌子上的盘子里拿出一只注射器,白皙修长的手指节分明“只有当你是真正的植物人了,她才会死无葬身之地!”

话末,她眸子眯起,透着危险的目光。

“那我岂不是……”何娇脸上闪过惊恐。

“你放心,你并不是真正的植物人!”许楠柠打消着她的疑虑。

何娇咬了咬嘴唇,想到那笔巨款,同时还能够让俞烯落得一个万劫不复的境地,怎么看,她都是划算的!

  1. 上一章
  2. 目录
  3.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