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+ A-

“不要……不要!求求你……”江一蒙苦苦哀求,而身上的男人没有丝毫的动容。

俯身攫住了江一蒙的嘴唇,男人将她的话尽数吞噬。

心中凉意阵阵,却忍不住去迎合他,因为她也被情欲所淹没。

待到男人一次又一次的索取终于停止以后,江一蒙坐起身子,望向床上熟睡的男人。

这是她未来的妹夫——昆岩!

药效已然过去,她也清醒过来,咬住下嘴唇,甚至可以想象,这件事一旦被江珊珊知道会是什么下场。

妈妈的骨灰……

果断下床,忍着身子的疼痛,将自己的束胸穿好,套上被扯得凌乱的男装,江一蒙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。

昨天本是妹妹的生日宴会,邀请北城各大家族名流到场,而北城最令人瞩目的男人,江珊珊的未婚夫,昆岩自然不能缺席。

只是不知为何,昨夜随手拿的一杯红酒,竟然被下了药!

江一蒙开始还不知道,等误撞进昆岩的房间时,便被剥个干净。

从昆岩的反应上看,好似也是下药的反应,只是,比江一蒙严重得多。

江一蒙很清楚,这件事情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,否则,迎接她的,是女扮男装被拆穿的难堪,和不知廉耻爬上妹夫床的唾骂。

回到家中,江老爷子杵着拐杖威严地坐在客厅中央。

“你爸生死未卜,江家困难未过,少学你妈不三不四的习惯,夜夜出去鬼混!”

老爷子蔑视的冷哼飘荡在别墅,听得江一蒙羞愧垂头。

她唯唯诺诺的模样像是个犯错的丫头,老爷子更是气得发抖,抄起拐杖抡在她身上。

“江家没让你妈过门,她就这么报复咱们?把你养得不男不女?”

拐杖重重抽在她身上,昨夜被男人索求一夜,她早已精疲力尽,此刻她双腿发虚,直直往地上栽去。

她的摔倒并未引起老爷子的紧张,反而是更加愤怒,冲她低吼:“赶紧给我滚起来!江家男人怎么能轻易跪下?”

江一蒙扒住桌角,咬牙站起身,低声道歉:“对不起爷爷,以后再也不会了。”

又是狠狠一记闷棍,江老爷厉声道:“还敢有以后?江一蒙你下次再敢夜不归宿,你就到垃圾站去找你妈的骨灰!”

江一蒙心头一慌,擦干脸上泪水,掐紧手心摇头,“对不起,对不起,没有以后,我再也不会做出这种事了!”

她妈妈是江家最见不得光的存在,是父亲养在外面的情妇。

江夫人发现母亲的存在后,并没有大吵大闹,而是默默撑起家中一切。

她怀孕中无怨无悔打理江家,还差点流产。

江父心中愧疚,毅然决然抛弃情妇,回归家庭。

母亲当时已有身孕,如此变故差点逼疯她。

后听说江夫人生了女儿,她疯了似地把江一蒙当男孩子养,为的就是把她送回来争宠。

二十年,终于等来江父重病消息,母亲却过劳而死。

江珊珊那一辈,江家没有男丁,老爷子不得不把江一蒙接回家。

害怕她心里有恨,直接扣住她母亲的骨灰,逼她乖乖呆在江家。

  1. 上一章
  2. 目录
  3.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