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+ A-

正式考虑到这一点,傅延笙才觉得困难,可是梦妮的身子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,血型一样的都很少,更何况又可以配型上的人呢?

  “嗯,我知道了,你下去!”

  让陈明离开,傅延笙才走到了窗户边看着远处的风景,苏晴暖是一个怎么样的人,他并不是很了解,所以他也不敢确定,她是否愿意去救白梦妮,如果她不救,那他又应该怎么办?

  夜晚静悄悄的来临,无声无息。

  一夜好梦,苏晴暖一觉睡到大天亮,直到被电话吵醒。

  “苏晴暖,我是傅延笙,我还有半个小时到你家,你在家等我!”

  电话另一边传来傅延笙急促的声音,苏晴暖听的一阵迷糊,来苏家???傅延笙来苏家有何贵干,脑海中浮现千万种可能性,手脚也逐渐加快,换上衣服想着如何跟爸妈解释着一切。

  苏家餐桌上,苏晴暖和父母刘妈四人坐在桌子上吃着早餐。

  “爸,妈,等一下有客人要来!”

  苏晴暖放下手中的面包,看着苏成平,一脸真诚,她的话倒是引起了两个人的注意,苏晴暖从小就属于低调类型的,小时候去学校也用的普通人的身份,公开场合从来没有用苏家女儿的身份,现在怎么突然有朋友拜访?

  “男的??”

  苏成平用锋利的眼神看着苏晴暖,仿佛要把她吃了一般。

  “嗯!”

  “男朋友??”

  “不是,连朋友都算不上,你们都认识,等一下就知道了。”

  半个小时转瞬即逝,一顿早餐没有结束,门铃声就响了起来,让正在吃饭的苏晴暖不禁颤抖了一下,手中的鸡蛋差点掉了下来。这么快就来了?在心里默默想着。

  “老爷,夫人,我去看门!”

  刘妈率先起身,苏父点了点头,让刘妈去了,而他坐在客厅沙发上,等候着所谓的客人。

  迎着晨光,傅延笙从门外走了进来,一身西装,给人看了英姿飒爽,不由心动。

  “苏总,您好,我叫傅延笙……”

  清脆的声音在客厅回荡,听的苏晴暖的脸不由红了起来,两位长辈听了也觉得有些蹊跷。苏父看着眼前站立的男人,并没有多少好感,来找他的女儿,能有什么事?

  “嗯,傅总,请问今天您到我们苏家可有什么事?”

  眼神从傅延笙移开,苏父认真看着手中的报纸,二十年如一日的习惯,并没有戒掉,心里依然思考,这傅延笙好像在哪里见过,模糊的影子漂浮在心头。

  “嗯,我想谈谈我跟晴暖的婚事。”

  晴天霹雳,苏晴暖在饭桌上抖动,什么?谈婚事,两个人似乎没有熟悉到婚事这一说法。

  苏父压抑住心中的一切情绪,叫上了傅延笙。

  “臭小子,跟我来书房。”

  一切安静后,只剩下三个女人待在一楼,一时间三个人都觉得十分不可思议。

  “暖暖,他是你男朋友???”

  “不不不,妈,不是的,我们昨天才再次见面,怎么可能是我男朋友。”

  低着头,苏晴暖努力解释着,脸已经红的跟煮熟的龙虾一样,手里紧紧攥着衣角,认真思考着到底怎么回事,怎么今天一来就要提亲了。

  “暖暖,我觉得这傅延笙有点熟悉,夫人,我感觉在哪里见过他!”

  刘妈坐在一旁,小声嘀咕着,看到这个男人的第一眼,她就觉得似曾相识。

  “嗯,妈,刘妈,傅延笙,你还记得小时候跟我一起玩的那个男孩子么?就是他,只不过他现在好像不记得我了?”

  有些害羞,有些不开心,五味杂陈才能说明白她心中是什么心情。

  “哦哦哦,是那个突然一夜搬家的小男孩家啊,我记得暖暖从小就喜欢那个男生哦。”

  苏母不假思索的说了出来,眼睛一直盯着苏晴暖没有离开过,她的女儿她懂,死心眼一个,这多年来也不找个男朋友,都已经23岁了,还是一个无所谓的样子。

  “妈,你乱说什么呢!我去书房看看!”

  女人八卦起来是无穷无尽的,为了防止两个女人继续拿她说事,赶紧走上了楼,苏晴暖也有些担心傅延笙,为什么今天就突然的来了所谓的提亲,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  “咚咚咚!”

  “爸,我进来了!”

  苏晴暖说着,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,两个人男人脸上都一脸严肃,争锋相对。

  “爸,怎么了???”

  “暖暖,你喜欢这个男人吗?”

  突如其来的问题让苏晴暖有些疑惑,这到底是怎么了。

  “怎么问这个问题,那个婚事我觉得是误会。”

  苏晴暖赶紧解释着,她不想有太多的误会,也不希望什么。

  “暖暖,他说你跟他一起坐了骨髓配型。你知道捐骨髓有多么严重吗?”

  苏父已经差不多知道了大概,也明白了苏晴暖的想法,如果她不愿意,那她就不会去坐配型检查。

  “苏总,来以我已经说明了,婚事也只不过是最终一个办法,如果可以,可以考虑一下,这个买卖不亏。”

  都是商人,以利益为重,傅延笙的条件开的也是十分合理的,傅延笙看看时间也不方便打扰,给了一天的时间考虑,希望明天有他想要的答案。

  刘妈把傅延笙送出门外,苏家三人在书房讨论着。

  “暖暖,傅延笙的意思是,如果你愿意捐献骨髓,他就会娶你,并且把白城的珠宝行业都让利给苏家,如果你不愿意嫁,也行,但是你要知道,骨髓的配型成功率很小,次数多了,我怕你也会有生命危险。”

  苏父完完整整的表达了他的意思,他已经知道傅延笙是苏晴暖这么久来恋恋不忘的人,可是这个事也需要好好的斟酌一下,如果真的有问题,一切都晚了。

  “爸,你让我好好想想吧!”

  “嗯,去吧,你好好想想,你的决定,你自己做主吧!”

  苏晴暖从房间退了出去,呆呆的坐在房间里。

  1. 上一章
  2. 目录
  3. 下一章